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地矿新闻

通讯:心有猛虎嗅蔷薇

发布时间: 2019-05-05 08:48:00 来 源:

——记九一二队一分队队长、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李志强
徐飞龙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用来形容九一二队一分队队长、钻探高级工程师李志强再合适不过。这位一直与钻机打交道的硬汉外形高大粗犷,实则重情重义、情感细腻;没有口若悬河的惊艳演说,却向来赤诚相待、千金一诺。13年时间,他拉起一帮弟兄,将一个钻探年施工能力仅千米的分队,发展为钻探年施工能力三万米、年产值两千万元、同时具备大口径钻探施工装备技术的施工队伍,并屡次打破全省岩心钻探深度纪录。
  4月29日,在江西省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大会上,省总工会授予李志强全省五一劳动奖章。此时此刻,平时少言寡语的李志强终于暂停手头的业务,抽出空来接受采访,他与一分队的传奇故事也终于完整重现。

不食言 筚路蓝缕累家业

  李志强来自吴越之地浙江永康,性格内敛、不好张扬。年轻时代的他,善于提问、敢于琢磨,被同事们戏称为“高工”,并一直流传至今成为真正的技术高工。
  2006年,为了满足蓬勃的地勘市场需要,单位委任李志强负责组建起了一分队。“两个技术员加一个财务人员”就是李志强口中一分队成立时的全班人马,并即刻开赴亚洲最大银矿贵溪冷水坑矿田,投入热火朝天的钻探任务中。李志强面对第一口钻井任务忐忑不安,亲自连续值守机台40余天,才心石落地。2007年,单位组建“走出去”项目团队赴老挝山区找矿,一分队担负钻探任务。老挝勘查区山高路远、基础设施条件极差。李志强带着弟兄们一起睡茅草屋、竹片床,肩挑手抬搬运机器设备,每天翻越数小时山路前往施工现场,苦战5个月,终于圆满完成施工任务。
  李志强带着逐渐壮大的一分队历经艰难困苦,无论条件多么苛刻,始终恪守着“信用”原则。合同上的每一个条款都是一分队的金科玉律,进度、质量差一分一毫都不被他们允许。倘若合同规定今晚机组必须进场,整个分队的财务、司机、仓库保管员……乃至分队长李志强本人都将一起参与装车卸车,预先垫资、不计成本达到合同要求。
  “口碑都是项目做出来的,”李志强这样解释自己的经营理念,“基本上做完一个项目,如果还有后续项目,甲方就会想到我们。”正是这样,李志强带着一分队从江西拓展到云南、贵州、浙江、福建、上海、广东等地,在筚路蓝缕中积累下丰厚家业。

不止步 苦练技艺登高处

  云南是李志强“发迹”的重要战场,也正是云南复杂的岩层充分锻炼了一分队的钻探技艺。
  2011年,云南昭通鲁甸八宝矿区的钻探任务书递到李志强桌前。该项目经常出现垮孔,中途撤换了好多家施工队伍,更有队伍面对一个四五百米的钻孔半年多也无法完工。“办法总比困难多。”李志强的回答掷地有声,开始带领一分队技术人员寻找问题所在。他们认为,该地区施工如此艰难的关键原因在于孔壁上存在裂隙引起漏水,漏水就会导致孔隙压力减小,进而引起垮孔、埋钻。为了堵住裂隙,在多次比选钻探施工工艺技术措施的基础上,他们开始反复研究泥浆与堵漏材料的使用,并应对处理断钻杆、跑套管、卡埋钻等孔内事故,不但极大锻炼了技术队伍,而且完成产值两千多万元。
  2013年底,冷水坑银珠山矿区继续开展野外钻探工程施工,一分队重返冷水。在外摸爬滚打多年,重新回到这个旗帜“诞生”的地方,李志强百感交集地说:“一定要证明自己是做得最好的。”当时一同进入矿区的钻探队伍有许多家,共设计地质钻孔95个、水文地质钻孔2个、总进尺47000余米。最终,一分队是完成得最快,也是最好的。这场大型比武过后,一分队与同行们的差距已经悄然拉开。

不畏难 自力更生创纪录

  2010年,江西省地勘基金在景德镇浮梁县设立朱溪找矿项目,由九一二队承担。朱溪矿区诞生了世界最大钨矿,也成为了李志强和一分队的修罗战场。
  “2000米的钻,你敢不敢打?”大队总工程师盯着李志强问。因为深部找矿需要,朱溪的钻孔设计深部均为上千米,最深超过2000米,而且地层复杂多变、地质要求苛刻。
  “没什么不敢的!”李志强是出了名的胆大,回答得相当痛快,“九一二大队争取到的省地勘基金钻探项目,九一二钻探人就有能力施工。”当时在矿区施工的还有很多外来单位,李志强要争一口气。话虽这么说,他的心里也没有底。一分队原来打的钻孔普遍为500-600米,最深只打过一个1200米的钻孔。李志强开始带队埋头苦学、跟班观摩,所有人学习热情高涨。施工中,他们不断灵活运用泥浆、调制机器负荷、打破固有思维,用一台设计为1500米的钻机,成功突破机械利用率完成了1700米的深孔。这一创举给予了一分队极大信心,在更新技术装备之后,继续高歌猛进,轻松完成钻孔深度1701.53米、1805.50米、2222.80米……不断刷新全省地质岩心钻探最深钻孔纪录。
  2014年6月,一分队实施的ZK5407孔在1641米处因顶角偏差过大不符合地质要求而被迫停工,立即求助多家专业纠斜公司“会诊”,却纷纷铩羽而归。投入的数百万经费难道付诸东流,纠斜难道永远受制于人吗?一分队联合大队专家当即成立“深孔定向钻探技术攻关小组”,投入58万元采购仪器设备。李志强与团队专家认为,问题出在管壁间隙上,间隙太小,导致螺杆马达承受的压力超过极限。于是他们继续改进技术,耗时2个多月,累计上提下放钻杆总长度达150公里,终于在第17次螺杆定向纠斜中大获成功,也创造了全省地质队自主纠斜的先例。
  2018年,朱溪矿区实施的深地探测示范工程ZK1814孔落在一分队身上,设计深度3000米,再次突破李志强的从业极限,也是当时的全省之最。李志强毫不含糊,投入重金配合大队采选设备、管材,购置全省唯一一台施工能力4200米的岩心钻机,并预先优选出数种施工工艺、施工方案,每一步都预留出了AB计划。该项目的实施中,一分队诞生了诸多的理论创新与发明创造,使得一分队一跃成为全省岩心钻探的领军队伍。

不要命 擂鼓挥师迈新程

  李志强工作起来胆大、心细、不要命,而他却正因为“胆”大差点要了他的命。
  2018年,李志强同时兼顾朱溪矿区深地探测示范工程实施,以及对外项目竞标洽谈等事宜,压力巨大。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的胆结石开始发作,因为手术恢复时间太久,他想着先熬过这段艰难期。胆结石熬成了胆囊炎,他的胆肿了一大圈,在身上鼓起一个大包。有时候,李志强痛得眼冒金星、浑身冒汗,他就自己顶住桌角止痛,甚至在半夜送过两次急诊。痛得最厉害的时候,他还在湖南进行地热项目谈判,直至合同签订后才火速送进医院。医生手术后对他说:“万幸来得及时,否则你的胆就完全坏死了。”
  李志强不要命,是因为他知道肩上担子重,还有一大帮弟兄跟着他吃饭。早在三年前,李志强就意识在传统岩心钻探项目数量在下滑,必须寻找转型出路,将目光瞄准了清洁能源。他开始着手转型之路,派出技术骨干、施工人员前往装备厂家调研、施工现场学习,并掏出多年积累的家底购入江西唯一一台1200万元的大口径XD-40DB电动变频顶驱(钻盘)钻机用于地热、页岩气勘探。
  “刚开始以为就是打个窟窿,去找水,操作起来与岩心钻探设备工艺都是区别很大,”李志强谈起正在开展的地热项目时风趣地说,“这可把我们的现场技术负责愁了一头的包。”李志强带领的一分队就是能学习、不怕事。目前,牙轮钻头正循环钻进、气动潜孔锤钻进、螺杆复合钻进和不久即将使用的气举反循环钻进等方法,正在项目现场进行比较优选,为深部钻进工艺增添强劲马力。
  百舸争流奋者先。作为掌舵人的李志强正带领一分队向全新的征程开拔。尽管前路漫漫、征途坎坷,一分队早已凝成一支铁军,意志坚定、锐不可当,向着全新目标进发。


李志强伏案审阅项目设计书


李志强(右二)与同事在老挝探讨地层结构


李志强走上颁奖台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