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站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专题  >  “我和我的祖国”征稿

初行西藏

发布时间: 2019-05-21 16:00:00 来 源:

       (朱细刨口述 胡建卿整理)

1986年起,江西地矿局物化探队在西藏、新疆发现了西藏洞嘎金矿,冲江铜矿和新疆赛都金矿等,掌握了一套完整的高寒山区地球化学勘查技术方法,开创了海拔6000米以上高寒地区野外区化野外扫面采样的全国新记录。时间过去了30年,现年七十四岁的化探专家朱细刨经常说起,当年第一次进藏开展区域化探的场景仍然时不时的出现在梦里。好在随着技术、工具的进步,现在开展区化野外扫面已经安全多了。

征程

1988年春,我奉命率队进藏开展区域化探扫面。这是江西省物化探队首次涉足地形切割严重的矿产丰富的“三江成矿带”开展地球化学工作。4月15日,南昌向塘大院。一辆满载进藏物资的大解放、40多名勘查队员乘坐队上大客车和二辆三开门北京吉普在队领导和家属、孩子道别道别声中,徐徐开动……热烈的爆竹声,送行的道别声,孩子们的哭喊声融合在一起。从南昌到武汉一路颠簸。40多名勘查队员在武昌转乘火车经过两天两夜最终到了天府之国——成都。在成都,经过三天休整,项目队在金牛区供销社招待所举行了进藏誓师大会,四川局物探队领导介绍西藏野外工作经验和相关民族风俗。从成都到康定需过天全县二郎山天险,海拔从600多米一下子提升到3000米。山高路窄弯道多,为了行车安全,我们过山规定上午上,下午下。孟春时节二郎山山下鲜花怒放,彩蝶、蜜蜂在花丛中飞舞,林中的鸟儿在欢唱,半山腰起,就是白皑皑的厚雪。翻过二郎山到泸定,跨过大渡河,就到达了西部重镇——康定。夜宿康定汽车站招待所,队员们首次“享受”了所里被子散发的独特的羊膻味。由于在二郎山见到不少散落在沟中的汽车残骸。我半夜惊醒之后直至天明也没能入睡。这一天赶在天黑前到达炉霍,到这里,进藏探险,才刚刚起步,途径甘孜、德格,抵达第一工作站——四川白玉县。停顿下来以后,部分队员出现呕吐、气闷、呼吸困难,甚至脸部浮肿等较重的高原反应症,队员刘育林、付长连、魏余山高原反应尤其严重。

遇险

进藏前,我们决定在白玉县试生产,以验证在高原艰苦条件下的体力,为编制生产进度提供依据,也为了验证一下在人烟稀少地区推行分片包干的“游击战术”的可行性。这里与西藏自治区贡觉县接壤,位于金沙江东岸。是因为海拔标高较低,有大片森林,氧气充足,非常有利于队员适应高原环境。6月5日,试生产开始,将各大组分派出去,其中廖振贵组分到到德乡金沙江边采样。原计划3—4天可以完成,也只备足了三天干粮。但到了第四天还没见人影。第五天我驱车到来德,找乡领导了解情况。乡长张德荣说:“前几天来了五位江西同志,在乡里转了介绍信后分头出发了,这几天无人返回。”“去年(1987年)长江漂流队的几位队员,就在我乡境内遇难。”听这一说,我紧绷的弦再度拧了起来。当天深夜回到县城彻夜未眠。第二天一早找县领导请求帮助找人。县长立即指示公安局协助查找,并电令乡领导火速派人到江边寻找。当天,县公安局两民警开着警车搭上我又到来德乡。一天、两天……到第七天上午10时,来德乡来电话报告,有二人回到乡政府了。我立即驱车前往,看到失散多日的战友,眼泪夺眶而出。下午其余三名也回来了。他们没有详述这几天的危难,反反复复讲述这几日在藏胞的帮助下完成任务的感人故事。他们是:廖振贵、郭金龙、曾令龙、方云贵、戴发明。六月的江西已是酷暑,在西藏海拔较高的地段却是大雪纷飞。6月25日,黄新民、徐世业驾驶大解放送赖世安组去雄松区。雄松位于金沙江边,途径秀格山。秀格山海拔5000米左右,站在秀格山顶远视四川一侧,真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仿佛置身半空中一样。就在返回贡觉县城汽车爬上半山腰时,突然风卷败草尘砂铺天盖地袭击过来,乌云滚滚好似黑夜来临,一场暴风雪笼罩着整个山头,转眼间雪填满了公路,分不清天地,汽车已无法行驶。雪足足下了三四个小时,积雪有一尺多深,天也黑了。二位司机只穿一件毛衣,可当时山上温度零下2—3度。为了不让冻坏水箱,每过1小时发动一次汽车。他们就这样忍饥挨冻,彻夜未眠。好在一大早太阳出来雪就开始融化了,回到贡觉县城驻地已是中午吃饭时分了。

质量

队员们的身体渐渐适应了高原环境,生产质量问题也是让我心悬的一桩事。在这种深沟密布、人烟稀少的地形等级极差的地区开展化探采样,当时在全国是首次。采样点位、采样物质及野外记录能否达到设计要求,这是西藏区化扫面成败的关键所在。后来在人烟稀少地区推行分片包干的“游击战术”获部质检组专家的认同和赞誉,为后来我队在西藏日喀则、嘉黎地区的区化扫面提供了经验。大约是在试生产半个月以后,我们开展了质量检查活动,第一批接受检查的是中共党员组长分别是:李牛生(大队福利科副科长),彭树存(706队副队长)、吴木水(701队技术人员)。毛大发检查李牛生,刘长生检查彭树存,我检查吴木水。检查方法是随机抽取十个采样点,由作业组长带点,检查者拿地形图。我检查吴木生主要是定点,在连续发现有采样标志后,在一处海拔最高的点位处既没有采样标志,也没找到采样坑,此时,吴木水非常着急。我便安慰说,记记看,到过这里吗?到附近再找找。最后还是在一棵树下发现有方便面袋,并在附近沟里有采样坑。吴木水长吁一口气说:幸好有这个方便面袋在,要不然有口难辩!检查结果,三位党员组长采样质量优秀。我马上召集组长会议通报了这检查结果,并希望党团员组长继续起模范带头作用。这一举措为整个项目保质保量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表彰

勘查地球化学(简称化探)是一门地球化学的应用科学,中国化探从起步到发展壮大已有五十年的历史,五十年代中叶开始了全国性的地球化学普查,当时在世界上只有前苏联和中国执行大规模的区域化探计划。改革开放后,1978年由谢学锦院士发起,地矿部在全国执行了一项“区域化探全国扫面”计划。至今,区域化探全国扫面已覆盖全国700余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近十余年来地矿部门新发现的矿产80%以上是根据区域化探异常线索找到的。中国的区域化探(地球化学填图)已被公认在全世界居领先地位。藏东区化扫面项目,历经近4个月的野外工作,成果显著,获得测区39种元素的地球化学图和亲铁、亲铜、亲石元素组合异常图及地球化学综合异常图;发现地球化学综合异常65处,其中乙类异常27处,丙类异常38处。圈定出金、银、汞、铀、多金属找矿远景区5处,找矿靶区12个,经地质部质检组检查,项目成果报告评审为优秀级,并获得地矿部勘查成果三等奖。

40年中,我见证了化探扫面由盛到强的过程,更有幸参与其中。祝福祖国!祝福地矿!

[责任编辑: 肖秋云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